天倫樂: (吾家的八寶飯) 艱難的抉擇

2018年6月
文/李道宏
圖/Ines Lee

兩星期前,一位年近70的弟兄在聚會後拉我到禮堂一角,一臉正經地說:
「我和妻子要請你為我主持喪禮。」
「開什麼玩笑?」我愣了一下,從來沒有人預約主持自己的喪禮。
「我是說真的!」他語氣中滿了無奈。「昨天醫生做了抽骨髓化驗……凶多吉少!」他兩眼定定地看著我,將近來的身體狀況略略描述一些。曾經身為醫生的我心中瞭然。
「難怪你這陣子的氣色不太好。」一說完,我馬上後悔自己說了句廢話。
「我會為你禱告!」我又反射性地冒出這句「職業術語」,卻同時覺得自己毫不親切。
「我不知道該說什麼,有什麼能幫忙的,請告訴我……允許我陪伴你走這段路吧!我是真心的。」我結結巴巴地忽然覺得詞窮。
兩天後,妻子看我拿著車鑰匙,問我:「你又去醫院?」
「他的妻子來電說癌症專科醫生剛告訴他們情況非常不樂觀,還要求他們立刻做生死的決定——是否立刻接受化療,而且要越快決定越好!」我扼要地解釋。
妻子詢問她是否也該與我同去。
「不必了,我們上午才剛從醫院回來,這次我獨個兒去好了。」事實上我腦子一團亂,需要冷靜思考如何回應朋友的難題。
「如果你不及時治療,壽命不會超過兩週。如果現在選擇化療,一連十天以毒攻毒,必有嚴重的副作用,也是很痛苦的,多活兩個月的機率是50%。」在駕車到醫院的路上,我嘗試設身處地思考,如果是我,我會如何選擇?
過去行醫的日子,也曾多次告訴病人這類「壞消息」,雖然這些都是統計的數字,而且每個人病情不盡相同,且偶爾也會有令人訝異的結果,但病人和家屬有權知道自己目前的狀況,才能做出這生死攸關的抉擇。
在病房裡,朋友坐在病床上,費力地呼吸著,他看起來更辛苦、臉色也更蒼白。
「來,我來聽聽你們的分析!」我對他和他坐在床尾的妻子說。
「我有一個美好人生……能去玩的也都去了。」 他說著,他的妻點點頭。
「我們也準備好了,她是很能幹的,我不擔心。」他喘著氣說,他妻子開始擦眼淚。
「唯一遺憾的就是不能看著女兒再長大一些。」他又咳嗽不停。
他妻子接著告訴我她的想法。
良久,朋友突然看著我,乏力地問:「化療的痛苦……你認為值得嗎?」
我搖搖頭。
「那就這樣,交託上帝了。」他苦笑著,他妻子聽了這話,不禁抱著他,淚如泉湧。
「請轉告醫生,我已經做了決定!」他對這時走進病房的護士說。
護士一轉身,朋友的妻子突然問我:「你認為我們做了正確的決定嗎?」兩雙眼期許我能給他們一個肯定的答案。
「這實在不像你,今天你還沒說幾句話!」朋友苦笑著對我說。
「在這個情況下,我不能說這是否是一個正確的決定,只有上帝知道吧!然而,我承認這是一個好的決定。」這是我來到病房一個多小時後,第一次開口說的話。
「原諒我這樣問,有什麼我能幫你做的事?我的意思是,我可以代你安排或通知見一些朋友?」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說,我只曉得他是我的好朋友。
「該處理的、該彌補的,都做了!謝謝你的提醒! 我知道我很快就要見我的主耶穌。」他手指著上面。
「好!給你倆空間。」我站起來,分別擁抱他們夫妻,退出房間。
我想起主耶穌所說的:「復活在我,生命也在我。信我的人雖然死了,也必復活,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。」《聖經・翰福音》十一章25-26節)